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26333第七码资料网站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美丽中国】像呵护生命般守护美丽家园

发布日期:2019-09-25 13:29   来源:未知   阅读:

  杭州是久负盛名的天堂城市。在杭州,数千名官方责任“河长”和民间志愿“河长”,日夜守护着1845条乡镇级以上河道——市民用手机拍下身边的污染,及时上传至杭州市河道水质APP,实现共建共享,良性互动。

  近年来,类似杭州这样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工作正在全国进行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改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高度,建设“美丽中国”成为全国人民共同奋斗的目标。

  近年来,随着环境保护理念的深化,我国不断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逐步健全主体功能区制度,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工作,生态保护和建设不断取得新成效,生态状况显著改善。

  如今,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中国正在变得更美。2018年,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9.3%;全国地表水好于三类的水体比例同比增长3.1个百分点;全国完成造林面积707万公顷,比2000年增长38.5%。

  “总体讲,生态环保领域各目标指标都圆满完成了年度计划。这说明污染治理的方向和路子是对的,应该充满信心。”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干杰表示。

  地处长江上、中游分界点的湖北宜昌曾因磷化工产业闻名全国,全市化工产业规模一度过千亿元。然而,化工产业也造成当地生态环境恶化。“必须壮士断腕、刮骨疗毒,持续发展转型。”宜昌市委相关负责人说。2017年以来,通过理念、动能、结构、效能、机制“五个加速转换”的组合拳,宜昌经济实现了一增一降:新材料、生物医药、电子信息、先进装备制造业不断增加;化工业比重持续下降。产业转型、高质量发展助力宜昌守护一江清水。

  如今,长江绿色生态廊道正在湖北形成,修复与保护也未停步。为持续分析研判长江生态保护面临的隐患与风险,湖北正在研究制定《湖北省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湖北省生态环境厅落实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工作方案》及8个专项行动方案,加快构建湖北特色的环保督察体系,强力推进长江大保护。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工业欠发达,环境污染问题尚不显著。严格说起来,我国的环境保护工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才逐步开展。

  1973年,国务院召开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工作方针和我国第一个环境保护文件——《关于保护和改善环境的若干规定》,成为我国环境保护事业的里程碑。

  此后几十年,中国环境法治发展经历了不平凡的历程:环境立法从一部“试行”法到如今37部法律,环境管理机构从1982年的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局到现在的生态环境部,环保法庭从2007年的一个到如今的1200多个……

  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牙齿更锋利了,但2013年全国先后有30个省份遭受雾霾天气侵袭的事实,还是给人们敲响警钟:生态文明建设已经迫在眉睫,马会资料铁算盘生态体制改革箭在弦上。

  紧锣密鼓的改革拉开帷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党的十九大提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纲领性文件相继出台,明确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四梁八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常纪文表示,生态文明建设成效如何,关键在于制度设计是否科学合理、制度执行能否到位见效。我国着力构建产权清晰、多元参与、激励约束并重、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同时严格制度执行,让制度成为刚性约束和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督察严、考核严、问责严、落实严”,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最大特点。

  2015年发布的《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首次将地方党委领导成员尤其是党委主要负责人作为追责对象,不仅党政同责,而且终身追责。

  随后,被称为“环保钦差”的中央环保督察组正式亮相。2017年,首轮中央环保督察经过两年时间完成了对全国31个省区市督察全覆盖,约谈党政领导干部18448人,问责18199人。2018年,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边督边改工作问责8644人。

  常纪文表示,经过努力,我国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制度、生态文明绩效评价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等逐步建立和完善,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科学规范和可靠保障。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接力奋斗,三代塞罕坝人在风大寒冷、人迹罕至的塞外高原上成功营造出总面积112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80%的全球最大人工林海,有效阻滞了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南侵。塞罕坝的事迹感人至深,也践行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是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生动范例。放眼全国,建设美丽中国的故事不断在上演。

  “要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常纪文表示,当前,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正处于关键期,也到了有能力解决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的窗口期。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大力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水平是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要充分运用市场化手段,完善资源环境价格机制,采取多种方式支持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环境保护投入不断增长,特别是从“十五”时期开始,国家积极拓宽环境保护投资渠道,提高资金保障水平,加强环境监管能力建设,有力推动了环境保护工作全面开展。

  环境污染治理投资大幅提升。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全国环境污染治理投资每年为25亿至30亿元,2018年投资远超5459亿元。

  “传统的竞争力可能是经济上的、国防上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说,但现阶段,环境竞争力的高低对一个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绿色,是人类的生命色,是现代文明的底色,是高质量发展的本色。生态文明建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个人更应成为此中践行者,保护环境,从“我”做起。(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瑾)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党始终秉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推动生态环境保护事业蓬勃发展。进入新时代,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建设,着力守护良好生态环境这个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人民群众源自生态环境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

  李干杰:70年来,我国把生态环境保护作为重大民心工程和民生工程,不断深化对生态环境保护的认识,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一是战略地位不断提升。1973年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召开,环境保护被提上国家重要议事日程。进入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被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写入宪法和党章,建设美丽中国成为我们党的奋斗目标,我国生态文明建设驶入快车道。

  二是污染治理持续加强。上世纪70年代,官厅水库污染治理拉开了我国水污染治理的序幕。进入新时代,我国发布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行动计划,全面展开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人民群众满意度不断提升。

  三是生态保护稳步推进。多年来,我国逐步实施保护天然林、退耕还林还草等生态保护重大工程。进入新时代,我国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国人民的家园日益美丽动人。

  四是法律法规日益完善。1978年“国家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被写入宪法,我国环境保护工作逐步走上法治化轨道。进入新时代,我国制定和修改了环境保护法、环境保护税法以及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法和核安全法等法律,立法力度之大、执法尺度之严、守法程度之好前所未有。

  五是公众参与日益广泛。我国坚持发动全社会保护生态环境。进入新时代,积极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构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

  记者: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人民群众从“盼温饱”到“盼环保”,从“求生存”到“求生态”。如何回答好在保护生态环境中增进民生福祉这个时代命题?

  李干杰: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作为民生优先领域。

  70年实践经验表明,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从根本上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必须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把经济活动、人的行为限制在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能够承受的限度内,给自然生态留下休养生息的时间和空间。

  记者:当前,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好转,但成效并不稳固。在这样的关键阶段,应如何应对?

  李干杰:我国环境容量有限,生态系统脆弱,污染重、损失大、风险高的生态环境状况尚未根本扭转。对此,必须坚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习生态文明思想,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以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造福于民。要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走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做到稳中求进、统筹兼顾、综合施策、两手发力、点面结合、求真务实,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遵循规律、科学规划、因地制宜,打造多元共生的生态系统;着力推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向纵深发展,对重点区域强化监督,既督促又帮扶,重视企业合理诉求,推动解决群众关切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真正为人民群众办实事、解难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曹红艳)产品大牛出身的创业者千万别让这【栏目滚动】“无尽的爱——陶樱艺术作品展”亮相湖南